威尼斯网站网址

重庆打黑先锋公安局长王立军:要扫黑先治警


2019-06-11 10:43:45

重庆打黑先锋公安局长王立军:要扫黑先治警

重庆打黑先锋公安局长王立军:要扫黑先治警
重庆市公安局前副局长文强,现涉嫌“黑保护伞”被抓 资料图片

  一位从辽宁空降重庆的公安局长,他要面对的是要“内除积弊”的警队、是涉嫌“黑保护伞”的前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是一群可以贯通政商两界的黑帮头目。

  但恰恰以他为首掀起了重庆的反黑风暴:百余名警察被查处,文强被扳倒,多名身家上亿的涉黑商人被抓,逾千黑恶团伙成员被缉拿。

  他就是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2009年8月7日,有“重庆最大黑保护伞”之称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前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被专案组带走。

  此时的重庆,已进行了将近两个月的扫黑行动。据当地媒体披露,已有14个黑恶势力团伙受到打击,一百多名骨干成员被缉拿归案,商界富豪黎强、陈明亮等人纷纷落网。

  文强的被抓,给重庆扫黑运动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也让重庆人体验到从辽宁锦州空降而至的公安局长王立军的“狠”。“把大头子镇住了,小的涉黑人员就不敢动了,也叫公安内部那些和黑社会势力有牵扯的人放弃幻想。”重庆警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

  王立军在这轮扫黑风暴中已被民间树为英雄,也遭利益受损者的非议。南方周末记者曾多次联系王立军,他均婉拒了采访。但通过诸多扫黑大案与警员回忆,仍可看到一位公安局长的处境与作为。

  黑社会曾猖狂到对官员成立“专案组”

  2008年6月,时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不带“一兵一卒”,只身来到重庆,担任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正厅局级)。在媒体已有的报道中,王立军是个铁腕人物。1958年12月出生于内蒙古一个铁路工人家庭的他,从小练得一身好武术。在警界二十多年,以扫黑著称,曾有传言称黑社会出500万买他的人头。据2004年2月央视采访王立军的报道,在他担任铁法市、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长期间,有八百多名罪犯被他和他的战友送上刑场。

  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公安部一级英模到重庆的目的何在?几乎没有第二个答案――扫黑。果然,王立军刚抵达重庆,就在当年7月至9月间,启动了25年来最大打击暴力犯罪、打黑除恶、缉枪制爆专项整治行动。32771起刑事案件告破,9512人被逮捕,以至于重庆市的看守所、拘留所爆满。

  一年的时间内,重庆市警方在王立军的统帅下,一直在摸黑帮的底。

  重庆的黑道到底水有多深?来自民间的信息是:重庆的黑帮问题于1998年白云湖赌场案逐渐进入公众视野,真凶及警方的保护伞陆续被判刑后,重庆的黑帮组织退出赌场生意,着力经营“放水”(即高利贷)公司,并进军房地产、交通、建筑等领域。

  一位与重庆黑帮人物关系密切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说,和早期的黑老大不同,新崛起的黑老大更“文明”些,也更讲规矩,“有的人为了看起来斯文点,特意戴起了平光眼镜”。这类黑老大更愿意用江湖道义来摆平事情,对外不肯轻易动用武力,对内“家法”很严。不过他也认为,重庆的码头文化和“袍哥情结”,以及重庆人豪爽耿直的个性,导致很多年轻人喜欢拉帮结伙,以为“剃个光头就是出来混的”,拉几个“兄弟伙”就是黑社会。这帮“小渣渣”和黑帮上层不同,经常制造恶性暴力事件。

  “以前我们身边很多这种混混。”一位重庆市民描述他看到的场景:有一次他在路边看到有大约两百个“光头”正在集会,商议如何砸某人的“场子”,“确实感到害怕”。

  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8月16日曾通过重庆的官方媒体表示,重庆市的黑恶势力犯罪活动仍然处于一个比较活跃的时期。黑恶势力渗透至大到能源、交通、建筑,小到粮油菜肉的各领域;黑恶势力坐大成势,组建的公司拥有不法资产上亿元;不少集团集“黄、赌、毒、枪”于一体;黑恶势力在警界和政界寻求保护伞,一些黑恶犯罪头目甚至披上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政治光环,加紧向政治领域渗透。此前,重庆警方曾公开披露已有104个涉黑涉恶团伙在警方的掌握之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重庆警方于6月3日江北区爱丁堡枪杀案后,掀起了新一轮的扫黑除恶风暴。据重庆警方称,截至8月15日,破获刑事案件892起,已成功抓捕涉黑涉恶团伙成员1544人,469名逃犯被境内外追捕。

  扫黑有了“狠角色”

  令外界震惊的并不仅仅是这组数据,而是揪出了大批隐匿在商界和政界的重量级人物。

  这些重量级人物包括:市人大代表、重庆渝强实业 (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巴南区第二富豪黎强;重庆市江州实业董事长、渝中区人大代表陈明亮;重庆民营摩托车制造的大哥级人物龚刚模、万贯财务公司的陈坤志等等。

  “这在以往完全不可想象。”重庆一位老警察评价说。重庆以往也有扫黑运动,已经有一定的套路,那就是“比较软”,警界内部一些和黑社会裹得紧的人不可能被挖出来。“扫”到的最大的黑社会头子是白云湖枪案中的王渝男(王只有经济实体、无政治光环),最大的保护伞是时任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队长的李虹。

  这一次落网的黑恶势力头目中,值得一提的是陈坤志这位43岁的前警察,他和警界关系密切。虽然在一些黑道人物看来,陈坤志是个“软角”,但他和龚刚模成立的重庆万贯财务公司着实在重庆司法界掀起了一阵“黑浪”。在重庆“奥尼土地拍卖案”中,万贯财务和重庆高级法院个别法官勾结,操控拍卖,将土地低价卖给一公司。2007年,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认定“陈坤志涉嫌职务侵占、非法拘禁”,但那次“仍然被他说脱了”。

  在王立军主导的扫黑运动中,陈坤志再次落网。陈上了8月17日重庆警方公布的“67名黑恶团伙首犯即骨干分子”的名单,“陈坤志这次绝对扳不脱了”。

  “奥尼土地拍卖案”涉及的司法腐败,也借着重庆扫黑得到了清除。重庆高院副院长张�|、执行局局长乌小青、重庆第五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郭剑今年7月落马。

  但真正掀重庆扫黑高潮的是重庆市公安局前常务副局长文强的落网。2008年6月,王立军来到重庆,替代的正是文强的职务。对重庆各界来说,这一天标志着重庆警界“文强时代”的结束,迎来了“王立军时代”。

  出生于重庆巴南区(原巴县)的文强,在担任巴县警官期间,就在刑侦业务上表现出色,后于1992年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在任11年。2008年7月,文强出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

  在担任常务副局长期间,文也是屡破大案的厉害人物。1992年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重庆的抢劫运钞车等大案要案,文强都冲锋在前。2000年,文强亲自抓捕张君,曾称在张君脸上留下了他的脚印。

  然而文强与黑帮关系暧昧在重庆警界也是不争的事实。“文强耿直、讲江湖道义。”一位和重庆黑道关系密切的人士评价说,“所以做事难免会维护‘兄弟伙’的利益。”重庆警界一位老警察透露,外界历来传言文强是最大的黑帮保护伞,文也曾被调查过,但他以培养黑帮人员作为“特情”、便于警方工作为由“说脱”了。

  8月7日,文强终于被“双规”。这在全国人大代表、索通律师事务所韩德云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早在7月31日,重庆市工商界、金融界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曾邀请王立军座谈,请王对重庆扫黑问题进行“答疑解惑”,“感觉他敢下手,没包袱”。

  重庆警界人士分析认为,文强作为土生土长的市公安局长,在重庆警界、政界关系盘根错节,敢于动他,王是做好充分准备的。

  王立军只身来到重庆一年多的时间里,职务一直在变化。王立军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期间,市委书记薄熙来3次到市公安局党委会议上讲话,提出重庆市要有宽大的胸怀,迎接四方客人,不仅要引进资金,而且要引进人才。薄熙来还批评了重庆市公安局的一些做法,对违法乱纪的事不抓。

  2009年3月,王立军从常务副职上扶正,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原任局长刘光磊转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08-20/14131847631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