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郑州至重庆铁路选线牵动十余市县竞争


2019-06-11 16:30:31

郑州至重庆铁路选线牵动十余市县竞争

郑州至重庆铁路选线牵动十余市县竞争
关于郑渝铁路的三种走向构想图 燕亚男/制图 图片来源:平顶山新闻网

   核心提示

  郑渝铁路去年7月正式写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方案。消息一出,立即撩起了渝鄂豫三地敏感神经。三地十余市县网民通过各种方式展开“网络争夺”。而在与民众压力的互动之下,十余市县政府合纵连横,也加入了争夺战之中。

  专家介绍,铁道部与地方共建铁路的战略调整,加大了地方政府在铁路选线的话语权,同时也增加了选线的复杂性。而铁路争夺战背后,考验的是中国式资源分配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

  一年过去了,郑渝铁路(郑州至重庆)最终走向,依旧神秘。

  而自去年7月传出要建郑渝铁路的消息后,渝鄂豫三地就一直保持着亢奋和高度敏感。

  在路线未定的情况下,各地政府部门为争取铁路过境,动用各种力量。

  据铁道部、国家发改委于去年在重庆召开的《(西南)区域铁路网建设衔接研讨会》介绍,郑渝铁路全长1060公里,总投资895亿元。

  这条设计时速350公里的客运专线建成通车后,将成为连接西南和中原、华北地区的交通大通道。重庆到北京的行程,有望从现在的20多小时缩短至10小时。

  从去年7月开始,三地十余市县网民,也通过发帖、签名、投票等方式打响网络争夺战。

  湖北襄樊,甚至有网民提出去政府门口集会,给政府施压以争取铁路。

  中国铁道第四勘察设计院是参与郑渝铁路先期选线设计的两家设计院之一。8月6日,该院宣传部长吴志华对郑渝铁路引发的争夺战,显得习以为常。

  这位宣传部长接待地方政府官员前来“汇报”和“沟通”铁路选线事宜,已不止一次。

  他表示,地方政府日益认识到高速铁路带来的巨大价值,争夺不足为怪。

   诱人的高铁

  郑渝铁路可能途经的十余城市,都期待铁路改变城市的“交通命运”

  平顶山是河南的资源大市,被誉为“中原煤仓”,但多年来难掩铁路稀缺的尴尬。

  平顶山市发改委交通科科长王根介绍,平顶山只有一条单线低等级铁路―――处在京广和焦柳两大干线之间的联络线。该线路客货混用,大多数时候,煤炭挤占了客运空间。

  平顶山的铁路客运长期处于紧张状态,没始发车,一天仅7列火车经过,卧铺票加起来40多张。“买不到火车票是常事,有时为了一张票要找书记市长的关系,就是他们也不一定买得到”。

  在每年的平顶山两会上,要求改变铁路运输严重不足现状的呼声,几乎都是热门。而王根也无数次到省发改委和郑州铁路局、武汉铁路局汇报他们的难处。

  郑渝铁路的来临,为王根和平顶山人展现了一个诱人前景。

  他介绍,若郑渝铁路经平顶山,从平顶山去郑州的车程将由目前4个小时缩为一个多小时。同时,高铁强大的运输力,无疑将极大缓解这个500万人口城市的交通压力。

  王根还有更深入的分析,他认为,郑渝铁路对于平顶山市的对外交流、招商引资,都有巨大的提升与帮助。“长远来看,带来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不可估量。”

  不仅平顶山,郑渝铁路可能途经的十余城市,都在积极争取铁路经过,认为该铁路将对地方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十堰市委书记陈天会,为争取郑渝铁路还提交专门建议。陈天会认为,郑渝铁路经十堰是“雪中送炭”,将有效改变十堰地区长期以来北上南下、东进西出交通的“肠梗阻”问题。并且可以使湖北又增加一个新的铁路枢纽城市。

  “郑渝铁路是十堰的生命线、发展线,对十堰未来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陈天会呼吁。

  而襄樊网民则发帖呼吁“如果再增加一条高铁,将更加强襄樊的铁路枢纽地位。”

  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宣传部长吴志华认为,高铁带来的巨大项目投资,也是沿线政府争夺的动力之一。

   二巫暗战

  巫山行动,巫溪反击。最终,由政府出面号召避免伤害“兄弟感情”

  “在市里各种会议上,一有机会我们就讲这个事。呼吁环保,规划,国土等部门配合争取工作。”王根说,省里部里有领导到平顶山,郑渝铁路的事情总是被想方设法塞进日程安排,争取领导支持。

  平顶山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甚至想到了致信温家宝总理,信已写成,考虑再三未发。

  在河南,除平顶山外,南阳、许昌、洛阳也在紧盯郑渝铁路走向。在中段湖北,襄樊、十堰、宜昌、恩施等也先后加入争夺战。

  而在西段重庆境内,最激烈的争夺在巫溪和巫山之间展开。

  目前流传最广的郑渝铁路设计单位初步规划方案,铁路大体有两种走向,第一方案为北线:重庆―万州―巫溪―十堰―洛阳―郑州;第二方案为南线:重庆―万州―巫山―巴东―兴山―襄樊―南阳―平顶山―许昌―郑州。

  因此,巫山还是巫溪,成为南北线的第一个分水岭。

  今年5月,巫山一家网站的创办者侯霁峰,组织了“巫山郑渝铁路志愿者团”,沿南线行程上千公里,号召签名支持走南线。

  他们携带了10条横幅,每到一地,由巫山发改委帮忙联系当地发改委。随后,志愿团到城市繁华地带进行宣传,号召签名支持。

  侯霁峰介绍,他们共收集到上万个签名。“我们的想法是,虽然老百姓很难影响政府的决策,但是我们起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或多或少希望对政府的决策有一个参考价值”。

  侯霁峰说,发改委领导告诉他,若郑渝铁路今后从巫山经过,“你们是巫山人民的功臣!”

  巫山的行动,引来巫溪的“反击”。

  6月5日,巫溪网友以“震惊!巫山普及郑渝铁路从娃娃抓起”的标题,在网上传播巫山县巫师附小组织小学生签名支持郑渝铁路过境巫山。

  不久,侯霁峰接到政府有关部门招呼,不要再搞签名活动,避免伤害兄弟县的感情。

  而不久前,有网站进行了一个郑渝铁路走向调查,从巫溪走的方案支持率达到70%。侯霁峰称,他了解到巫溪花了3万元在该网站刷票。 

  8月17日,巫溪县发改委主任董景明说,他们此前就郑渝铁路争取工作向重庆市发改委汇报时,“市里要我们不要乱跑乱动”。因此巫溪以大局为重,没有做更多工作。对于刷票传言,董景明称发改委不知此事。

   躁动的民间

  有网民搞了次南线大串联,“同一条轨迹,同一个梦想”撩动着民间情绪

  处于同一“规划线路”上的网民间,“团结”气氛表现热烈。

  在湖北“东湖社区”襄樊论坛,开摄影店的朱一雄多次发帖呼吁郑渝铁路过境襄樊,成为当地网民追捧的“英雄”。

  “我们拼命争郑渝铁路,也是希望我们的城市以后发展好些,家乡生意和就业也会好一些。我们不用再出门奔波。”

  朱一雄说,他们这个圈的网友有个习惯,遇到大问题,大家聚会讨论。自去年7月郑渝铁路消息出来后,他们聚会了三次。

  一次聚会上,朱一雄认识了爱好音乐的张扬。两人各有特长,今年4月7日,他们合作的《郑渝铁路进行曲》MTV发到网上,立即成为点击热点。

  网上呼吁一阵后,朱一雄决定来点大动作:沿南线搞一次民间串联,举行“同一条轨迹,同一个梦想”签名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