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重庆打黑走向纵深 办案人员签保密协议


2019-06-11 07:23:35

重庆打黑走向纵深 办案人员签保密协议

重庆打黑走向纵深办案人员签保密协议
大世界酒店内的“云梦阁”夜总会曾是重庆黑帮大哥们议事的据点。

重庆打黑走向纵深办案人员签保密协议
重庆打黑挖出多条黑色产业链。(CFP)

  8月底的重庆,几场暴雨冲走了山城“火炉”的酷热。而一场声势浩大的“打黑”斗争,把风暴直接刮进山城每一个老百姓的内心。

  今年6月以来至8月15日,重庆掀起的“打黑”风暴成功破获黑恶势力团伙104个,逮捕陈明亮、马当、岳宁、岳村、陈坤志、龚刚模、黎强等67名涉黑涉恶团伙首犯及骨干人员,抓捕黑恶团伙成员1544人;收缴枪支48支、子弹877发;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资产15.3亿元;累计破获查处各类案件1009起,其中破获刑事案件892起。

  风暴中被认为最有成效的是政法队伍内部肃清“内鬼”――标志性事件是8月7日,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他是专项行动中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就在记者抵渝之时,仍不断有各种关于当地官员落马的最新消息流传,知情人士目击当地数位区县公安分局局长、副局长被带走调查。显然对于当前的重庆来说,这场于8月中旬达至高潮的“打黑”风暴正走向纵深,并进入更敏感的打黑“深水区”,人们期待风暴再起。

  在引起全国瞩目后,经历了今年第一轮“打黑”风暴的重庆改变了什么?其中暴露的我国黑恶势力组织调查,能否呈现样本研究的意义?本报记者在重庆展开了深入调查。

  文/图 本报特派记者邱瑞贤(署名除外)

  纷至沓来重庆的全国媒体记者看到,解放碑上依然熙熙攘攘,市内商场市场也购销两旺。从表面上看,在掀起第一个“打黑”高潮后,重庆目前处于极为平静的阶段。

   自危

  据初步统计,重庆全市公安系统已有20多位处级以上官员因涉黑被掀翻落马。

  然而实际上,风暴并没有结束。“就在两周前,重庆召集所有区县公安局长、副局长及相关部门人员开了一个警示教育会。会上,一名县公安局长还有一名经侦总队队长当场被带走,一共带走了3个人,说是协助调查。”重庆司法部门一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警方的行动非常迅速而突然,在场的多位区县公安部门负责人眼看着同僚在开会过程中被带走,不禁感到自危,噤若寒蝉。

  “曾经负责在其中‘协调’的律师也陆续进去了一批。”这名司法部门的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已有一批涉嫌包庇黑恶势力组织犯罪的警员被限制行动或接受调查,其中包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长、刑警总队一副总队长、一名支队长、公交分局局长,以及渝北、北碚、江北、南岸、渝中等区县公安局局长或副局长,另外还有一大批普通民警。

  重庆市警方内部消息称,今年打黑风暴启动以来,整个重庆公安系统已处理警员共达100多人。8月24日,重庆市检察院则披露,今年1~7月,全市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职务犯罪案件523件701人。

  但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重庆官方却非常谨慎。8月中旬,重庆市公安局只表示将适时通过当地媒体发布信息,婉拒了几乎所有新闻媒体的采访要求,上周唯一一次接受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的专访,稿件也至今未发表。

  对此,重庆官方解释是因为目前打黑斗争已进入另一阶段,“现在是非常敏感、非常关键的时期”。重庆警方原先掌握的黑恶势力性质团伙有104个,但自“6・20”打黑除恶以来,涉案人数越来越多。“这刚揭开盖子,”一名警方内部人士说。而重庆当地媒体一名跑公安口多年的记者则认为,这显示打黑斗争已经进入纵深阶段,步入“深水区”后,由于调查情况愈加复杂,界定难度加大,且牵涉面扩大,出于保密原因,官方对消息发布更加谨慎。

  根据警方内部消息,两周前,重庆市公安局“打黑”专案组的核心办案人员均被要求签订一份保密协议,不仅本人不能对外发布一切关于打黑斗争调查的信息,连家人也被要求一概“封口”。8月16日,重庆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刘光磊透露,重庆15个打黑专案组的3000多名民警,是“吃住在专案组”。

  对于半个月来“打黑”给重庆带来的变化,出租车司机老梁的感受特别明显。“生意差了很多”。从8月中旬一大批当地“黑帮老大”落网以来,专上夜班的他看到,“晚上出来耍的人少多了。”

  事实上,一批黑恶团伙首犯和骨干分子的猝然被捕,确实使其原来经营或持有股份的企业暂时失去了风光。

   萧条

  重庆高端娱乐业霸主地位的万豪白宫会所风光不再,入夜后所在的大厦没有亮起一盏灯。

  屹立于重庆解放碑步行街入口的大世界酒店内,5楼本来是涉黑成员马当的夜总会,但是当记者前往步入酒店一按下电梯键,旁边一位年轻男子便提醒,“5楼已经关门了。”楼上果然一片死寂,空无一人。一个摆放在警戒线外的告示牌写明:“装修整改,暂停营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马当被捕的第二天,夜总会就关门了。

  距离解放碑不远的重庆闹市较场口,从2005年12月开业就雄踞重庆高端娱乐业霸主地位的万豪白宫会所风光不再,入夜后所在的大厦没有亮起一盏灯。

  8月17日,重庆当地每家媒体都收到市公安局发布的一个消息,整齐划一地刊登数个版面,公布被执行逮捕的67名涉黑涉恶团伙首犯和骨干的相片,部分人员为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

  “这在重庆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这样大规模并明确公布黑帮头子形象,显示了极大的威慑力,也足可见官方打黑的决心和铁腕。”重庆一位县法院院长认为。

  政府“打黑”的铁腕作风正在引发重庆经济领域的震动。香港有媒体称,“在最近的打黑风暴中涉黑的富豪,特别是房地产开发商被捕的人以及闻风外逃的人数量逾百”。有企业被撂下,也有房产成为烂尾楼。一位老板发现,重庆街上竟然多了一些无主的奔驰宝马车。

  记者在重庆调查发现,随着打黑行动的深入,对重庆房地产业带来的震动不小。在渝北区不少正在开发的楼盘,目前都处于老板忽然“消失”的状态。“房地产老板们是出去避风头了,倒不是他们担心被捉,而是怕被牵涉进调查之中。”重庆一名资深金融证券业人士向记者指出,由于重庆地处内陆,外来资金并不充裕,融资渠道有限,加上长期以制造业为主的经济结构导致商业不发达,流动资金不足,因此地下融资非常活跃,也就是人们俗称的“放水”。

  重庆庞大的“放水”产业让人触目惊心――黑恶团伙以高得惊人的利息强行放贷,而后通过暴力收债,从中牟取巨额不法收入。警方披露的数据是,重庆高利贷逾300亿元,规模已占全年财政收入的1/3强。一名房地产老总表示,在重庆,90%以上的房地产公司都在借高利贷。在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的状态下,重庆主要房地产企业正深陷高利贷危机,相关高利贷金额在100亿~120亿元之间。

   恐慌

  重庆警方通报,截至8月15日,警方缉捕了1544名犯罪嫌疑人,469名逃犯被境内外追捕。

  开发商与政府官员间的微妙关系使其在警方的打黑风暴中惶惶不可终日。根据重庆警方通报,截至8月15日,警方缉捕了1544名犯罪嫌疑人,469名逃犯被境内外追捕。据知情人透露,这469人中不乏地产开发商、五星级酒店老板等曾经有钱有势的“社会上层人士”。

  除了房地产业,打黑风暴也凸显黑恶势力组织对重庆经济领域的全面渗透。“(黑恶势力)渗透的领域不断拓宽,大到能源、交通、建筑等事关国计民生的重点项目,小到粮油菜肉等事关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商贸活动,只要有利可图,黑恶势力就无孔不入。”刘光磊指出。

  8月21日,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黑老大程强因犯组织、领导黑恶势力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其姐弟程黎、程吉英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和六年。做海鲜生意的程氏三姐弟被控为扩大经营,组织黑恶势力团伙控制重庆一大型水产市场,非法获利上百万元,被称为市场中的“蟹霸”和“牛蛙霸”。如今,程吉英、程强、程黎三姐弟的“程氏海鲜经营部”只能由其老父母照管。帮忙看铺的工人告诉记者,铺子的营业额减少了近30%。

  有人恐慌,更多的重庆老百姓感到的是振奋。7月21日黑帮头子黎强被抓,7月29日,其旗下渝强实业的挂靠车队队长王德容和多位驾驶员汇集在重庆市委门口,排成队拉起横幅:“感谢党和政府打击黎强黑恶势力为民除害”。

   振奋

  “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群众已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9165条,其中80%都是实名举报。

  2003年,王德容将客车挂靠在黎强的渝强实业,经营从巴南鱼洞至重庆朝天门线路。这一年,黎强声称推广环保型车(油改气),要与车主们签订报废旧车的合同。但由于未到报废年限,现在“油改气”换新车就等于原车自动报废,车主们丧失经营权,因此车主们提出渝强公司应对剩下几年的经营权进行赔偿。但黎强却在承诺签订合同后“反水”:线路和经营权是渝强公司的,跟原来的车主已无任何关系。这批车主和黎强理论过程中大打出手,10余名车主受伤。

  根据警方统计,今年1月到7月,重庆市公安机关共破获积案13867起,其中命案积案303起,超过前5年破命案积案的总和。重庆市公安局110报警中心接警量目前下降了40%左右,万人刑事案件发案率低于京、津、沪。

  “打黑”斗争的初步成果给整个重庆带来一种振奋气氛。在重庆街头几乎每一个公交车站,记者都看到一面呼吁市民就“打黑除恶”斗争进行举报的醒目告示。据刘光磊介绍,自从在全市范围内掀起“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群众已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9165条,其中80%都是实名举报。

  在一片紧张敏感的气氛中,重庆市非公有制经济促进会会长黄伟选择公开站出来。“我所领导的协会中有6000多家企业,有一半左右曾受到黑恶势力性质组织的侵害和骚扰。”为了表示对重庆当前如火如荼的打黑行动的支持,他决定筹资1000万元,发起成立全国首家“打黑基金”。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婉拒了黄伟的好意,但在8月24日与重庆市公安英模、英烈家属的座谈中表示,重庆市公安局将建立一个原始筹集金达7000万元的人民警察救助基金,因公殉职民警将在国家抚恤金外得到基金给予的约70万元抚恤金。

   与黎强“死磕”纪实

   一受害人与黑恶势力较量仍在进行中

  尽管重庆“车霸”、巴南“黑老大”黎强已落网,但出于对残余黑恶势力报复的忌惮和顾虑,三年前就与之抗争至今的重庆某道路运输公司高管王清(化名),连日来还是多次拒绝了登门拜访的各路记者。昨日下午,经过深思后的他首度接受本报的独家专访,详细披露了与“红顶老大”黎强黑恶势力组织较量的始末。

  2006年,因为看到在重庆经营客运环境的恶劣,作为一个总部并不在重庆的公司,同在巴南区从事运输的×公司老板萌生了退意。这名老板手里有140多辆车的营运指标权准备出让,王清跟随老板寻找买家,参与谈判。

  已拥有1000多辆民营公交车的黎强找上门来了,他提出了一个比较高的价钱。但就在即将签订合同的时候,黎强突然提出:合同中写明的是出让经营权,这样无法过户,必须把经营权改为所有权。“众所周知,这些民营公交车的所有权都是车主的,运输公司不可能拥有所有权,按照惯例从来都是只出让管理权。”对黎强提出的要求,王清觉得很奇怪。出于种种考虑,老板和王清同意了合同的变更。

  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圈套开启了一场耗时至今的纠缠。

  “在合同一签订后,黎强手里就强占着所有车辆的相关资料拒不退还,加上运管局一直不分配营运线路,因此在双方耗磨的这三年间,这100余辆车就一直处于无法营运的状态。重庆的公交资源本来就不发达,这导致了多大的公交运力浪费?足足三年啊。”王清感到心疼。

  目前双方正在打第8场官司。“合同被确认无效,黎强被捉了,但是车我们还得要回来,法院判决后要强制执行。我们一定坚持到最后。”王清说。

   专家:消灭黑恶势力 短期内不可实现

  长期研究黑恶势力组织并“卧底”调查的西南大学教授汪力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西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汪力长期研究黑恶势力组织,并曾数度与黑恶势力组织成员正面接触并进行“卧底”调查。他接受记者专访时认为,黑恶势力组织在中国目前还处于成长期,就如人体中的肿瘤,未能危及整个肌体性命,但是不及时控制可能会“癌变”。

  记者:应该怎样认识目前我国打黑斗争的前路?

  汪力:黑恶势力组织是市场经济的伴随物,就像吃药产生副作用一样,将会长期存在。我们不能指望几次专项斗争就能把其消灭,旧的被打掉,还可能有新的产生。这是因为其存在有客观的经济基础。

  因此,对于黑恶势力组织我们目前只能说打击和控制,说“消灭”在短期内不可能实现。西方的黑手党,我看连能消灭的迹象都没有。

  记者:中国的黑恶势力组织目前处于什么发展阶段?

  汪力:总的来说还处于成长期,但是成型的黑恶势力组织已然存在。我国从2000年开始打黑专项斗争,至今大的行动一共有三次。从查处的黑恶势力组织来看,在组织化程度、从事业务等方面来看,发展阶段一次比一次高。但是发展程度的低级和高级是相对而言的,我国的黑恶势力组织在世界黑恶势力组织中算低级,但是和自身过去的发展阶段相比,又在不断提升。高级的黑恶势力是很可怕的,多数从事合法业务,但是用非法手段来实现,未来还可能通过“黑金政治”手段,向政府发言人施加压力,让政府制定政策助其发展。

  但是黑恶势力组织和恐怖组织有很大的区别,这点我们必须认识到。黑恶势力组织从本质上来说是“经济动物”,其向政治渗透最终还是为了获取经济利益,因此和以获取政治势力为目的的恐怖组织完全不同。从目前世界形势来看,黑恶势力组织演变成恐怖组织的可能性不大。这为我们遏制其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记者:您认为以什么手段来遏制黑恶势力组织发展是最有效的?

  汪力:就目前来说还是制度防止最为有效,我们需要完善一系列制度。举例来说,与经济相关的招投标制度、政府采购等;以及防止公务员职务犯罪充当“保护伞”的财产申报制度等。

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9-09-01/02511855069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