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专家称垃圾焚烧将产生一级致癌物


2019-06-11 01:36:45

专家称垃圾焚烧将产生一级致癌物

专家称垃圾焚烧将产生一级致癌物
是否燃烧垃圾存在争议

专家称垃圾焚烧将产生一级致癌物
约瑟夫.迪冈

专家称垃圾焚烧将产生一级致癌物
赵章元

  2009年9月1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垃圾烧出一级致癌物,国外学者告诫中国人不要推广垃圾焚烧》,以下是节目实录:

  有一个很专业的会议刚刚在北京闭幕,一个陌生的词也越来越被我们熟悉:二�f英,这个会议叫第29届国际二�f英大会。

  全球400多位顶尖的科学家聚集一起,在探讨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时候,不约而同把焦点落在了城市垃圾处理上。我们每天丢弃的城市垃圾和人们闻风色变的剧毒物二�f英有什么关系?科学家们又为什么会对此忧心忡忡?先来看看记者在会场上了解到的情况。

   世界二�f英大会垃圾处理陷入困境,“二�f英”困扰中国

  为期5天的第二十九届国际二�f英大会日前在北京召开。二�f英是毒性最大的化合物之一,其毒性是氰化物的130倍、砒霜的900倍,有世纪之毒之称,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除了剧毒之外,二�f英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溶于脂肪,难以降解,半衰期时间长,属于持久性污染物,一旦进入人体,7年10年都很难排出,而一旦累计到一定程度,就会致人死地。

  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垃圾量正以10%的年增速向人们的生活圈不断逼近,如何处理困局已摆上了政府的日程表。2005年世界银行就曾发布报告警告说,中国如果过快建造垃圾焚烧厂且不限制排放物,世界范围内大气中二�f英含量会加倍。会上,中国的垃圾处理问题成为关注的焦点之一。

  美国环境健康基金全球化学安全项目总监约瑟夫・迪冈:“所以这就是垃圾焚烧炉之所以受到关注的原因,因为垃圾焚烧炉是产生二�f英的途径之一。”

  中国的城市垃圾处理引起了全球的关注,8月12日,《纽约时报》也刊文关注中国兴建垃圾焚烧炉的计划,认为这个计划一旦实施,全球的二�f英排放可能会在现在的水平上翻番,中国的垃圾焚烧炉计划到底有多大?剧毒一级致癌物――二�f英的威胁离我们还有多远?

  2009年7月9日,在北京市六里屯垃圾填埋场附近的一个小区里,海淀区市政管委相关负责人与六里屯周边的200多位居民召开了一次座谈会。这已经是当地政府第四次与六里屯居民代表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但双方见面的气氛似乎并不那么轻松。

  北京市海淀区中海枫涟小区业主赵勇:“告诉大家垃圾焚烧厂是无害的,是安全的是让我们放心接受这个焚烧厂建在六里屯,大家当然不愿意了。”

  赵勇,北京市海淀区中海枫涟小区业主。自2006年以来,有一件烦心事一直困扰着他和六里屯周边地区的居民,这就是海淀区政府计划在他们居住的六里屯地区新建一座垃圾焚烧厂。

  赵勇:“给我们宣讲的都是垃圾焚烧厂好的一方面,比如变废为宝,发电,比如可能会消减垃圾臭味的问题,但我们从网上看到资料,那么介绍了很多垃圾焚烧厂可能带来的其他的问题,比如我们前面说的二�f英的问题,比如重金属污染的问题。”

  北京市海淀区中海枫涟小区的居民告诉记者,六里屯垃圾处理厂的问题由来已久。在他们看来,始建于1995年的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原本就存在选址不当、管理不善等诸多问题。而周边居民最难忍受的,就是填埋场散发出的恶臭。

  北京市海淀区中海枫涟小区居民黄继勇:“晚上睡觉,两点多钟就经常被呛醒,然后一关上窗户之后,满屋子弥漫着臭味出不去。”

  让居民担心的还有垃圾填埋场对地下水造成的污染,由于六里屯与北京中心城区距离较远,市政供水管网尚未通达,居民的日常生活用水都依靠各个小区的自备井,而这些自备井抽取的都是地下水。饮用水安全问题成为六里屯居民的又一块心病。

  “中国科学院地质所,周围地下水都做了检测,检测到马连洼土井,上地这么远的位置,地下水的土井都做了,地下水监测井都做了监测了,都发现地下水已经污染了。”

  赵勇告诉记者,尽管忍受着恶臭的侵扰,但他和六里屯居民心中一直还有个希望,那就是垃圾填埋场总会有填满封场的那一天。然而在2005年年底,当得他们知海淀区将在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南侧再建一座垃圾焚烧厂的消息时,希望变成了更大的担忧。

  赵勇:“因为臭味只是让我们,它来的时候让我们睡不着觉,但是二�f英这东西无色无味,而且会让人致癌,危害比较大,所以相比而言,如果说让我们必须选择,在闻臭味和闻二�f英之间选一个选择的话,那我会选择闻臭味。”

  与赵勇一样反对垃圾焚烧的,还有北京市高安屯地区的居民赵蕾。赵蕾所在的北京市朝阳区柏林爱乐小区,距离朝阳区高安屯垃圾处理场的直线距离仅有3000米。她告诉记者,这个地方不仅有六里屯居民所熟悉的垃圾填埋场的恶臭,还有北京市已建成的第一个垃圾焚烧项目――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

  记者:“你进去过这个垃圾焚烧厂看过吗?”

  赵蕾:“没有进到焚烧厂里头去。”

  记者:“进不去还是?”

  赵蕾:“进不去,我们不知情,所以越是不知道的东西,越是对它有一种恐惧感,然后不安,就是感觉非常不安,我们一直没有看到所有的关于二�f英的监测报告,包括重金属监测报告,是没有人给我们出具,所以大家很不安。”

  而垃圾焚烧厂周边居民的这种担心,在北京市政管委高级工程师王维平看来,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情。

  王维平:“我们的填埋厂,他没按操作规程做,比如超负荷运行,他设计能力每天进1200吨,可是他每天进3000吨,萝卜快了不洗泥,咱们说这话所以他就忽略了这种标准化的操作运行的过程,造成了污染,造成了扰民这种事情是有的,所以群众的这种担心是应该理解的。”

  王维平告诉记者,目前北京的16座垃圾填埋场,总处理能力为每天1.03万吨,而现在北京的垃圾日产量为1.84万吨,处理能力的缺口每天高达8000吨。更为严峻的问题是,这16座垃圾场离填满封场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王维平:“就是在未来的4年都要填满,那么填满了就面临着4年以后这个垃圾无处可去了这样一个严峻形势。”

  处理能力的严重不足,让城市的管理者不得不为垃圾寻找新的出路,而垃圾焚烧成为他们的首选。在《北京市关于全面推进生活垃圾处理工作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加快建设生活垃圾焚烧厂”,到2012年全市垃圾焚烧比例达20%,2015年达到40%。未来6年,北京市将投资100亿元,新建改建垃圾处理设施40余座,其中阿苏卫焚烧厂、北天堂焚烧厂、梁家务焚烧厂、南宫焚烧厂均在计划建设之列。

  然而,垃圾焚烧厂的建设规划还是引来了专家学者和周边居民坚决反对,这当中的代表人物就是中国环科院的环境学专家赵章元。

  赵章元:“我为什么还是要反对做焚烧呢?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二�f英这个污染物它是难降解污染物,它即使你排放量很微弱,但是它微量的排放对人身体还是有害。”

  2007年2月,北京市海淀区六里屯的居民代表向国家环保总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停建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厂。但与此同时,全国各地兴建垃圾焚烧项目的热潮也在逐渐升温。截止目前,北京、上海、天津、重庆4个直辖市均已建成垃圾焚烧厂。江苏省已建成和在建垃圾焚烧项目15个,浙江省共建成和在建近30个,广东省近20个。此外,辽宁、山东、福建、海南等15个省区均已建成或拟建设垃圾焚烧厂。

  “我们全国的垃圾焚烧炉,很可能像雨后春笋一样大量出现。”

   “主烧派”与“反烧派”之争

  其实刚才围绕六里屯垃圾焚烧项目发生的争议,只是国内垃圾处理困境的一个缩影。全世界垃圾年均增长速度为8.42%,而中国垃圾增长率达到10%以上;据相关统计,全世界每年产生4.9亿吨垃圾,而中国就占到了其中的近1.6亿吨。面对如此庞大的垃圾山,现在烧还是不烧?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中国环境和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是垃圾焚烧“反对派”的代表人物。对垃圾焚烧过程中可能产生二�f英等有害物质的担心,是赵章元反对垃圾焚烧的最主要原因。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9-09-01/23291855829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