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扫黑局长王立军:从警二十多年做事雷厉风行


2019-06-11 07:54:13

扫黑局长王立军:从警二十多年做事雷厉风行

扫黑局长王立军:从警二十多年做事雷厉风行
王立军和他自创自题的《从政自鉴》诗。供图/新华社辽宁分社 郑东鸿

   扫黑局长王立军

  因领导警队掀起扫黑风暴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成为舆论的焦点。而纵观其从警二十多年的风格,此次凌厉的扫黑行动,也似乎顺理成章。

  中国周刊记者  冯翔  辽宁、北京报道

  搜索一下“王立军”,第一项是他的简历,第二项是:“王立军的妻子怎么死的”。

  这是社会上一直存在的一个传言:他因为打黑过严,被迫与所有亲人断绝往来,每天枕着手枪和防弹衣睡觉;妻子女儿惨遭黑社会残杀,还把录像寄给他看……

  随着重庆爆出一条又一条打黑除恶的重磅新闻,这段传言一时“脍炙人口”。

  其实,这传言早在王立军还在东北任职时就有了。随着他从一名普通警察变成派出所所长、公安局局长,随着他打掉一个又一个黑帮,受一次又一次伤,直到现在。

   外号和长相的反差

  今年49岁的王立军是蒙古族,蒙文名字叫“乌恩・巴特尔”,“乌恩”意为“太阳升起”,“巴特尔”是“英雄”。1999年以他为原型的电视剧《铁血警魂》上映,主人公便叫“乌恩”。

  因为当警察,他获得了另外一个外号:“王彪子”。在以直白爽朗着称的辽北方言中,“彪子”这个词,带有一股强烈的惊叹和担心。

  自从去年6月份调任重庆以来,王立军确实一直在被惊叹和担心。

  2008年7月10日,重庆警方开始“夏季社会治安综合整治行动”,80天共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9527人;

  2009年1月9日,上千名军警乘坐专列携带火箭筒,一举打掉4个地下造枪工厂,抓捕数十名犯罪嫌疑人,缴获各式枪支58支;

  2009年7月21日,重庆市人大代表、亿万富翁黎强因涉黑涉恶被抓捕。随后警方向社会公布67名涉黑犯罪嫌疑人照片和罪名;

  最后,8月7日,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落马,再次印证了王立军这位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从锦州空降而来的“打黑局长”,并非浪得虚名。

  然而,王立军本人的长相,却并非一个符合这类外号的粗蛮之人。

  创作《铁血警魂》的着名公安文学作家周力军回忆:他第一次去采访王立军时在办公室等候,忽然觉得“天一下子黑了”。一回身,一个近一米八的壮汉站在门口,边走边朝他伸出手来:你好!此举令屋里的空间都“一下子变小了”。

  不过,走近再看,高大的王立军却给周力军另外的印象,“戴个近视眼镜,脸挺白。说话一点也不高声大嗓的,而是文质彬彬。特别儒雅的感觉。”后来他知道,王立军在书法、美术、音乐等方面都有研究。

  王立军主政五年多的锦州市公安局,在一楼曾经设置有一面背景墙,党委班子成员每人写一个“法”字镶在上面。王立军的“法”字写得最好。他还牵头成立了“文化警察沙龙”,在食堂拐角处设了一个读书角。

  现在,王立军正在指挥重庆市公安局,在公安局大院里建设一条140米长的读书长廊,用于警察免费读书和喝咖啡之用。

   东北打黑

  王立军从警是他自己争取的结果。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部队转业后,他成为辽宁省铁岭市下属的铁法市商业局一名职员。一次偶然的机会,当地警方让他担任义务治安员。他把年轻的同事们组织起来,带着他们每天用业余时间巡逻,比真警察还勤奋。这件事让他出了名。1984年4月,铁法市公安局面向社会招聘警察。他如愿以偿了。

  其时,王立军只有初中学历,但他一直很注重“充电”,从中专、党校一直进修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再到东北财经大学高级管理人员EMBA班。现在的王立军已经是教授、研究员和著名法医专家。

  在铁岭任职近二十年,王立军从一名普通民警成为派出所所长、公安局局长,打掉了铁岭市的4个黑社会团伙,自己负伤达20余次。那个“妻子女儿惨遭黑社会杀害”的传言,就产生在这一阶段。

  至今,王立军的博客开篇语仍是:“战友们,同志们,假如我牺牲了,不要落泪,不要悲伤,警察的职业就意味着牺牲”。

  其间,另一场打黑经历令王立军声名远扬:2002年秋天,他奉命奔赴辽宁盘锦,一举打掉6个涉黑涉恶团伙,并将22名充当保护伞的公安民警绳之以法。其中不乏分局副局长、派出所所长。

  王立军在铁岭任职时,有关部门指定将震动全国的沈阳黑社会头目刘涌关押在铁岭;后王立军调任锦州,又指定将刘涌调至锦州关押。后这一经历被传成“刘涌集团就是王立军打掉的”。

  2008年6月,王立军从锦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的位置上调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现为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警总队第一政委。在眼下进行的重庆打黑作战中,王立军使出了他在盘锦练就的“独门秘技”:律师提前介入。

  律师提前介入,意为在办案时,警方邀请一些律师进驻专案组。在侦查工作初步完成后,对案卷进行检查,对罪名和证据链条予以逐一核实。

  “警察办案的时候都是粗线条,难免有些疏漏的成分。”刚刚从重庆返回的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辽宁分所合伙人,51岁的女律师王蕴采说,这样往往导致日后检察院将案卷退回,说罪名证据不够,要求补充侦查;在诉讼阶段也容易被对方律师找出漏洞。“王局长说:我们提前介入,可以用不同的思维方式来检查这个案子,避免警察重复劳动。”

  这次找王蕴采来协助办案,是王立军亲自打的电话。这些年来,每逢春节,王立军都会给律师打电话问候。

  不按常理出牌

  让王立军传奇之名日盛的,是他的一些未必通情达理、却富于成效和侠气的举动。

  在铁法市任职时,王立军在当地的人力三轮车夫当中拥有无上的威望。这些人有不少是下岗工人,经常被当地地痞欺压、敲诈。王立军下令:下次当场抓到这样的地痞,不但要依法严惩,还要让他把兜里所有的钱掏出来,当场付给三轮车夫做赔偿。

  在当地流传甚广的一个段子是:一天深夜,王立军下班徒步回家,有个车夫看出是他,赶紧蹬过来要送他;王立军一边推辞一边走,结果不出几百米,后边跟上来一串三轮车,足有十几辆。

  做主管刑侦的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时,王立军有个口号:“跟我上”。他甚至要求法医在出事现场时,不许戴口罩和手套,理由是会“影响嗅觉和触觉”。他本人曾经亲自跳进齐腰深的水塘,抱出一具腐烂的尸体。

  周力军回忆了这样一个细节:此时,他去铁岭采访王立军的事迹,怕被“蒙蔽”,经常自己跑到社会上找老百姓聊。在一家发廊理发时,他套店主的话,无意中说出自己是来采访王立军的。没想到对方当即表示:你来写王立军,理发钱就不收了。

  调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后,王立军所做的第一件不按常理出牌之事是:破案之后,给警察“扒皮”。

  2003年5月31日起,锦州连发五起入室强奸杀人案,先后导致两死两伤。王立军宣布:启动破案后倒查责任机制。

  历经两个多月的侦查,最终确定一名40岁的无业男子许贵柱为犯罪嫌疑人。此前,他曾有13年服刑历史。

  2003年7月23日上午,锦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大会表彰破案有功人员。当天下午,锦州市公安局召开案件倒查责任追究处理大会,处分侦破这一系列案件中有失职渎职行为的13名警察。

  其中,负责许贵柱家所住区域的凌河公安分局康宁派出所副所长及一名民警被“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东北民间将这种行为称为“扒皮”。该分局副局长也被行政撤职。

  处分的理由之一是:许贵柱家离派出所仅一百多米,而且完全符合11项对犯罪嫌疑人的推测特征。他们没有将其排查出来。

  对这一结果,有些警察则不可避免地觉得委屈,普通市民则大声喊好。

  现在,网上对王立军铺天盖地的评论中,来自锦州的IP普遍一边倒地对王立军持溢美之词。

   与两位司法局长的较量

  2009年8月7日,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前公安局副局长、一级警监文强落马的消息被重庆市纪委证实,标志重庆的打黑行动进入一个高潮。此后,一部分重庆警察涉黑涉案被控制的消息才开始频繁见诸媒体。

  文强,并不是第一个与王立军较量的司法局局长。十年前,王立军就和时任铁岭市司法局局长王海洲交过手。

  王海洲大王立军15岁,王立军还是普通民警时,王海洲已经是铁岭市下辖的铁法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了,很长时间里都是王立军的上司。

  1999年3月,铁岭市一名人力车夫状告王立军当街动手打人。最后,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要求,王立军无罪。

  “虽赢犹输”,这是王立军对自己这场官司的评价。

  4个月后,王立军又被告上法庭,这次的罪名是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控告信甚至邮到了中纪委副书记手中。铁岭市纪委与辽宁省公安厅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对王立军实施审查。结果是:控告信所反映的问题全部失实。

  当年9月30日,已经从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调任市司法局局长的王海洲被逮捕。对他的指控是:王立军遭遇的数次诬告,他是幕后推手。有媒体称:嫉妒,是他这样做的动力。

  由于王立军特立独行的风格,对他不满的人并非一个。在这次诬告风波中,另一名资格很老的县公安局长也曾指示手下参与。

  “当时王立军一家承受了很大压力,他妻子都不敢在铁岭住了。”为王立军代理这一系列诉讼的律师便是王蕴采。最后,王海洲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赢了官司,并未给王立军带来多少振奋的情绪。他前后四次被调查、两次被立案侦查。公安部对授予他全国一级英模称号的审批,也被迫拖延到这些调查结束之后。

  高调与封口

  这段日子,重庆来了不少记者。然而,他们都比较失望。

  王立军和他手下的警察没有一个正面接受采访,以不具名方式透露的信息也极少。“这几天,不少外地同行来我们这里,收获都不大。”当地一名跑公安的记者说。

  这符合王立军从警的风格之一:工作高调,个人低调。他指挥的警队,经常爆出惊人之举,轰动一时;而其中的个人却异常低调,甚至可用“封口”来形容。成名二十多年,王立军鲜有接受媒体访谈。然而,他主政警界的风格仍是那么特立独行而严厉。

  重庆警界感到的震撼与触动,也许才刚刚开始。

  2009年7月27日,重庆市彭水县公安局一名治安民警携带私藏的猎枪去打猎,不慎走火造成他人死亡。此事被媒体爆出后,该县公安局局长、治安大队长等一系列负责人全部“下课”。

  《中国周刊》记者在重庆采访时,当地一名分局政委拿出年终破案考评的数据给记者看。见记者并不太感兴趣,便说:“我知道你们以为是假的。但是我告诉你,这个数据绝对真实。因为王局长一旦发现造假,分局负责人立刻撤职。”

  “明显看得出:他们害怕这个局长,但是警察的精神面貌真的很好。”一位到重庆采访的记者说,“重庆市公安局有什么指示,重点抓什么工作,最基层最偏远的警务室民警都一清二楚,精神特饱满。”

  在警界内部,对王立军特立独行的风格也颇多争议。对威权的控制和使用,是警察这个职业永恒的使命。而对谁用、用到什么程度,则是永恒的难题。

  “他(王立军)把警察管得太死太严,见了他像耗子见猫。这样下去,对社会治安的长远不利。”一名老警察张肃(化名)的话,代表了一部分警察的看法。

  中国刑警学院刑侦系副教授刘冲则表达了不同的意见:在这个时代,个体民众的维权意识日益增强,公权与私权的界线越来越分明。如何区分守法公民与犯罪分子,对警察的执法要求更加严格和规范,是个不可阻挡的趋势。

  王立军的一句话,也许可以代表他对自己所陷争议的态度。

  当年那场诬告官司了结后,一位与王立军熟识的记者采访他,他的回答是:“到目前,我什么也不能说。我觉得应该让法律去说,让老百姓去说。”

  在这种刻意的低调下,那个传言,“王立军的妻子怎么死的”,更加被传得神乎其神。

  《中国周刊》记者的多方查证,此事确属谣传。

  王立军的女儿现在已经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唯一靠点谱的事实是:在铁岭上小学时,她的确经常因安全考虑而转学,后又由外公陪同去外地上学;王立军的妻子是一位很贤惠的女性,跟丈夫一样雷厉风行。王立军在铁岭时生病住了一次院,她嫌病房的地没擦干净,马上蹲下,蹭蹭地擦起来。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09-14/17161864776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