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河北武安教育局长被免职当晚签发数百封调令


2019-06-11 11:42:28

河北武安教育局长被免职当晚签发数百封调令

河北武安教育局长被免职当晚签发数百封调令
9月15日下午,一市民骑车经过河北省武安市教育局门口。 本报记者 来扬摄

  本报记者 叶铁桥 来扬

  8月20日,费斌(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走到河北省武安市第五中学的门口,看到校门前围满了黑压压的人群,还有保安在把门。他挤过人群,径直走进校门,然后来到右边的“体艺楼”前,在靠左手边第一个教室的门口,他又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群人。

   费斌心里很清楚,这些人跟他一样,也是来办调令的。

  8月19日,武安市教育局进行了人事变动。当晚8时许,市委副书记郝文明等人宣布,该市交通局原局长祁有山接任已在教育局局长职位上待了12年的冯云生。

  然而,多名知情人士证实,冯云生在离任后,并没有选择静静地离开,而是利用手中已不存在的权力,签署了大批调令,将数百名农村教师调入城市。且在离职后的第二天,让武安市教育局人事科科长杨淑斌(一为杨树斌,电话表及多处资料上显示为杨淑斌)、工作人员彭为民等3人在武安市第五中学现场办公,办理调令。

  包括费斌在内的几位人士都表示,在办理这些调令的过程中,存在着大量的腐败行为,而且形成了比较一致的“价码”。

   网帖称教育局局长退休后仍在批调令

  这个消息初现于网络论坛中的一篇爆料帖

  8月下旬,一篇题为《最牛教育局长惊现武安,退居二线前一天一夜签署调令150多》的帖子,在国内各大论坛流传。帖子称:“最近河北省武安市正在进行局级干部人事调整。教育部门也属于调整之列。当教育局局长冯某得知自己被列入退居二线前一天,冒天下之大不韪……招(原文如此,应为“召”――记者注)集人事科和财务科人员加班加点,通宵达旦,仅签署调令就达150人之多。”

  帖子还称:“有的农村学校因一次调动教师太多,孩子们课程都没法正常安排,有的城里学校虽已严重超编,现在是越加臃肿。”

  帖子直指这其中存在的腐败现象:“安排1人要价5万至10万元,有钱户甚至达到20万元,进城要5万至8万元,找市里领导的关系也得给他2万至5万元。”

  帖子发出后,广东《新快报》9月3日对此进行了报道。该报记者向武安市教育局人事科和计财科求证,得到的却是否定回答:“网上都是瞎掰的,没有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有这样的调令。”

  报道中说:“武安教育局确实出现人事更迭,冯某也确实离任,如此巧合,仍令网友质疑不断。”报道期待“官方声音平息质疑”,“让大家知道真相”。

  然而,10多天过去了,社会公众和舆论所期待的真相却迟迟没有得到展现。相反,反映问题的帖子却不断涌现。在百度吧中的“武安吧”,记者看到,连日来,网友所呈现的相关内容越来越丰富,包括“最牛局长的最牛别墅”、违规安排不符合学历要求的人员进入教师队伍等材料不断涌现。

  但与此同时,删帖现象也很严重,不少网站上反映此事的帖子都遭到删除。

  真相究竟怎样?

   疯狂的调动

  “人事任免为什么在晚上8点宣布,而不是在常规工作时间宣布?”说起8月19日的人事变动,武安市教育系统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说,这是因为在当天,武安市市委书记组织召开会议,作出了对多个局级单位一把手变动的决定,“可能是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才决定当天宣布任免结果”。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涉及财政局、交通局、林业局、教育局等多个部门,等到来教育局宣布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8点多。“是在教育局4楼宣布的,各科科长(教育局为科级单位,各科科长实际为股级――记者注)参加了会议,科员们没有参加”。

  该人士透露,人员任免决定宣布前后,教育局的院子里已经聚了不少人,“都是听说了任免决定后,来找冯云生办事的”。

  多位人士指称,人事任免决定宣布后,原局长冯云生先是离开了教育局,后又回到教育局,一直弄到凌晨两点多。其间,他指示人事科科长杨淑斌将教育局的一批借调人员安排妥当。主要去向为教育局直属部门,如成教中心等。

  据了解,这批人员是教育局出于写公文等需要,长期以来从农村学校等教育系统的内部单位借调的人员。他们中的一些人,虽在教育局工作数年,人事关系却一直留在原单位。

  知情人士透露,任免决定宣布后,有不少想从农村调入城市的教师来找冯云生,要求签署调令。

  这些人得到的答复是,第二天在武安市第五中学办理手续。

  8月20日,费斌来到五中,五中门口熙熙攘攘的阵势让他颇感惊讶。“在我看来,至少有两三百人。”费斌告诉记者。然而,当他走到办理调令的那间教室后,门口人群的汹涌景象再次让他吃了一惊。

  他说,这些人并非都是来办调令的,其中有不少是“托”。“没有关系是办不成的,所以每有一个人来办,就至少有一两个人陪同他过来办。”费斌说。

  费斌在里面看到了很多熟人。“90%都是熟人。大家都知道来干什么了。”

  他说,教室门口由五中的办公室主任等人把持。他进去后,看到教育局人事科科长杨淑斌、人事科档案室工作人员彭为民和一个姓韩的小伙子在操弄这件事。桌上放着几个本子,办事的程序是,先跟杨淑斌说,然后到彭为民拿着的名单上查有没有自己的名字,如果有自己的名字,就开具调令,让教师回到原学校去办理财务清单,签字回来后再开调入介绍信。

  在办公现场,他看到杨淑斌不停地打着电话,听对话应该是在请示谁能办,谁不能办。费斌说,他虽然没在现场看到前任局长冯云生,但见到了车牌号为“5J696”的广州本田车,那是冯云生的座驾。

  教育系统的另一位内部人士证实,20日晚10点多,他散步经过五中校门口时,也看到校门口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他在现场也看到了几位办理调令的熟人。

   调动规模到底有多大

  如此大规模的人员调动,给武安市的教育系统带来了不小的震动。

  记者找到武安市教育局人事科科长杨淑斌,他先表示愿意提供材料证实这次人员调动的规模,但随后又说采访须经过宣传部门批准,因此拒绝提供数据。

  但他承认,开调令是原局长冯云生的意思,“工作要有延续(性)”。他并没有向新任局长祁有山汇报,新局长当时并不知情。

  网上之前流传的帖子称,新任局长祁有山于8月19日晚与冯云生进行交接后,只收回了财务章,却没收回人事章,致使冯云生等人有操作的空间。

  祁有山在电话中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他在19日接任以后,20日即回到交通局处理交接事宜,因此,财务章和人事章都是在21日才接管的。但他不愿意回应这一过程的详细细节。

  杨淑斌表示,农村教师每年都有调到城区学校的情况,尤其是近几年来城区学校规制(原话如此,即规模和编制的意思――记者注)在得到扩充后,这种情况更加普遍。至于调动的条件,首先要由教师自己申请,此外,还要求申请人在农村学校待满3年,并且符合调入学校的要求。

  教育系统内部人士透露,因为教育系统与其他系统不一样,从农村调到城里特别难,一年能调几十个就很多了,像今年这样大规模的调动非常少见。

  有网友在“武安之窗”论坛的“武安教育”版上留言说,“动荡太大,以至于好多乡镇连正常的教学都开展不了。城里校长头晕了:分来这么多爷爷奶奶可搁哪呀。乡镇校长更蒙了:不是这班没语文(教师),就是那班少数学(教师),所有能用的都用上了,可还有一堆课没人上。”

  也有当地教育界人士向记者表示,有些中学,总共十来个老师,一下子调走四五个,这哪行?

  由于教育局不愿证实此次调入的规模,记者对一些乡镇学校的调动情况进行了调查。

  北安乐乡教育办校长陈华杰证实,该乡今年有4位教师调入城区。伯延镇教育办校长杨立君证实,该乡为7人。矿山镇刘少华校长证实,该乡为15人,但都为支教教师。

  知情人士透露,这次的调入,活水乡和石洞乡各8人左右,贺进镇、团城乡和西寺庄乡各为10人左右。

  一位拿到调动手续的人士表示,他的编号已在140号之后,但他还算是办得比较早的,他所透露的总数在180人以上。

  但在杨淑斌看来,这样的调动不会给乡镇学校带来师资不足。他说,有两个途径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一是有些学校本就超编,教师调走后编制数恰好够;二是有些超编的乡镇可以把多余的教师分流到缺编的乡镇。

  大同镇教育办公室校长牛保增介绍,也有一部分教师从城区的学校来到农村支教。

  多位校长均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存在师资不足的现象,通过以上途径可以解决教师短缺问题。

  但一位教育系统内部的知情人士透露,教师不断地调入城区,使城区的部分学校人满为患。

  武安市有关部门提供的今年2月的数据显示,全市万余教职工中,有约一半的教职工分布在城区,城区教职工数量5300余人,而21个乡镇及所在乡下直属校在编人数加起来有4900余人。由于市内教职工太多,从而造成大量人浮于事的现象。

  他透露,师范附小600多名学生,有近60位老师;第二幼儿园有90余名教工;第三中学有350余名教工,实验中学有250余名教职工,都存在严重超编现象。此外,古楼、白鹤观、北关、十中等学校都存在超编现象。但这些数字尚未获得有关学校的证实。

  网上的帖子显示,“实验小学调进39人,师范附小调进20多人,十中五中均调入40多人。”除师范附小调进的人数被纠正为19人外,其余数据均得到了教育系统内部人士的确认。

  记者打电话向实验小学校长李便琴寻求证实,她表示,只有经过教育局许可,她才能接受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