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阮经天曾考虑隐退:没有真正感受到这一行的乐趣


2019-06-21 06:17:08

阮经天曾考虑隐退:没有真正感受到这一行的乐趣

“暴走神探”阮经天抱走两美女

  由尔冬升监制的贺岁片《暴走神探》昨日在澳门宣传。片名叫“暴走”,剧情则是“抱走”――据了解,片中阮经天有各种抱着周冬雨和杨子珊走路甚至奔跑的戏,看上去艳福不浅,拍多了却也苦不堪言。

  作为无数少女心目中的男神,阮经天却早早宣布了自己有女友。但是,本月底要参加好友赵又廷婚礼的他,明明比赵又廷年纪还大两岁,却对自己的婚事一点都不着急。

  【人物】

  阮经天曾想“退出江湖”

  自《命中注定我爱你》进入电视圈,再到凭《艋�{》拿下金马奖影帝,阮经天的成名之路走得既快又稳。但昨天聊起来,方知道前段时间他竟然认真思考过“退出江湖”的事,原因是这些年来没有真正感受到这一行的乐趣,直到遇见《暴走神探》。

  “我以前从来没拍过这样幽默又嘲讽的片子,而且男主角又是这么切中我心――这个人无论做什么都很衰,总是被打被骂,但他仍然有一颗正义的心,永远能幽默地面对这个世界的苦难。”这让阮经天重新找到他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跟角色心连心。恩师钮承泽看完《暴走神探》之后,都跟他说:“这确实是你拍戏以来最特别的一次表现。”

  “我之前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什么时候离开这个行业。”阮经天说,“因为我真的不喜欢这一行,觉得拍戏好辛苦。但是这部戏却让我有了一种很享受的感觉,而且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有机会做演员真的是好幸运!”

  在重新确定了自己的坚持之后,阮经天便觉得今后的路都明朗了。当记者问他有没有想过像谢霆锋那样,一边做演员,一边当老板,阮经天却只是笑笑,脸上并无羡慕:“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路。我没他那么聪明,每次只能做一件事,既然如此,那么就好好当一个喜欢自己角色的演员吧!”他说,拍完《暴走神探》之后就突然有了一种“饥饿感”,“那种跟角色谈恋爱的感觉,很想再多来几次”,于是他一口气接演了四五部戏,而且每部戏的类型都不一样。

  但还是不满足。他说:“我好想演喜剧噢――真正的喜剧,周星驰那一种。或者演没有理由就很坏的坏人,因为我也有人性黑暗面。”记者笑了,像他这样的阳光男又能有多阴暗?他却一脸认真地回答:“我私底下会郁闷啊,也会愤世嫉俗啊,这些在生活中可能会让人敬而远之,所以一般我也不会跟别人分享,但如果放到表演里其实会很有魅力,不是吗?”

  当过金马奖影帝的他也毫不讳言,想再多拿一点奖。“以前有个前辈跟我说,30岁以前拿的奖不算,因为里面虽然也有努力的成分,但某种程度上更是一种幸运。”

  这么多野心,感情就要靠边站了。因为他说,11月底要去参加赵又廷的婚礼,记者便问他:“那你呢,什么时候结婚?”他的回答相当淡定:“赵又廷结婚我一点都不意外,虽然他比我还小,但他的性格从来都是比较稳定的那一个。我自己不太会因为别人做什么而改变目标啦,虽然结婚会是近期的事――但到底有多近,就要看命了。我觉得明年不太可能,因为排了太多工作。你知道,很多时候结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双方的家庭,因此不能太随性,太从简。反正我结完婚,我会告诉你。”

  【业界】

  要做最年轻的贺岁片

  出品方乐视将《暴走神探》定位为“最年轻的贺岁片”,但具体在年底哪一天公映却由观众投票决定。“让观众定档期”的做法掀起了颇多关注,有人说是噱头,也有人说是难得的创新。这天,乐视总裁张超和监制尔冬升也接受了记者专访,剖析了这次营销背后的深意。

  拍《暴走神探》,最开始是尔冬升看到了方令正写的短篇小说。这个故事之有趣,元素之丰富,令尔冬升大感兴趣。于是,他邀方令正和罗卓瑶夫妇共同出马,前者当编剧,后者当导演,一起来拍电影版。这对夫妇曾经拍过《诱僧》和《如梦》,在圈中是出了名的文艺和难搞,但尔冬升却搞定了,他自豪地说:“我让他们拍出了他们这辈子最商业的作品。”方法很简单,除了用自己的经验说服,更多的便是尊重。他说:“其实相比那些什么都让监制说了算的职业导演,我反而更欣赏他们这种有主见的创作者――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才会如此坚持。”

  对于商业片和文艺片的界限,张昭的看法是:“过去大家的分类已经过时了。现在做戏最怕什么?就是那种好像好大,好像很商业,但却不知道代表哪一种态度的。遇到这种戏,票房就危险了。”

  尔冬升也反对再将电影分成商业片和艺术片两类。“在我看来,只有大众化和小众化。有些导演关注的题材比较冷门,没关系,你可以拍便宜一点,这样我才能帮你找到投资方。”

  找三个年轻人来担纲《暴走神探》,是张昭和尔冬升一起决定的。因为尔冬升曾经去徐克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探班,被徐克竟然敢用这么年轻的演员震惊了。后来他自己也做过很多调查,发现现在中国观众的平均年龄层竟然是21.5岁。再看看今年的贺岁档,他寻思:“这些片子是不是有些太‘老气’了?”

  尔冬升说服张昭用年轻人担纲贺岁片,用的是《小时代》和《后会无期》的例子。“到了今天,大片还在用二十年前的红星,这是不对的――在今天的年轻观众看来,这些人都是大叔了!”

  张昭也发现,年轻人的剧组就是不一样,“看看今天发布会上他们说的都是什么,你就会觉得自己老了”。确实,昨天的发布会总结起来便是“打打闹闹”四个字。90后的周冬雨追着喊阮经天“爷爷”,说的片场轶事也多为周冬雨如何狠狠吃了好几碗饭却骗阮经天“今天我没吃晚饭噢,让你抱起来轻一点”。连阮经天都说,在这个剧组,连他都觉得自己老了。

  在张昭看来,这部年轻的《暴走神探》是一部最适合用互联网思维来营销的电影。“让观众定档期”,便是其中一步。“《一步之遥》和《太平轮》都在网上搞预售,我看过也就几万人次的量。但是《暴走神探》征集档期,三天就有10亿多投票。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定档――档期不是我们给的,而是我们跟观众一起互动出来的。”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