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12名退伍军人参加安置考试 被告知作弊成绩清零


2019-07-29 02:30:16

12名退伍军人参加安置考试 被告知作弊成绩清零

   微山退伍军人安置疑云

   “微山县想当兵的,很多人都找他要名额。男孩最少4万元,女生一般都在10万元以上。我们觉得他搞了这么多年,又能把孩子安置好,肯定是有点儿来头的”

  《�t望东方周刊》记者王晓 | 山东济宁报道

  5月15日上午,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2007年退伍女兵种楠起了个大早,拉着战友卜楠赶到县政府。政府门前刚刚张贴出来的榜单上,写有此次退伍军人安置考试成绩。这个成绩,决定着他们不久后的工作单位,是全额事业单位,还是差额事业单位;是进学校,还是进矿。

  84分,种楠松了口气。她估算了一下,加上自己29分的档案分,至少也能进个矿。

  “当时觉得怪好的。”种楠回忆说。她顾不得在外停留,赶着回家报告喜讯。那天对种楠全家来说,是个好日子。

  如果好日子继续下去,接下来种楠就要上班了。在微山,只有“吃政府饭”才被人看作是“上班”。然后,23岁的种楠就要着手准备10月份的婚事。

  但就在短短一个月后,一个“因考试作弊,成绩清零”的通知,将上述“好日子”尽数清零。一起参加考试的其他23名退伍军人也接到了类似通知,原因要么是“考试作弊”,要么是“查出在入伍资料上伪造了公章”。

   第九考场

  退伍军人龚镇接到通知是在6月19日下午。龚镇的父亲龚和义告诉《�t望东方周刊》,当时打电话的是县民政局副局长张振刚,“他在电话里没说什么事,就说让我们带上孩子到微山县机关招待所的5号楼谈一谈。一进去,他们就宣布,说孩子因为考试作弊,被判零分。我一听,觉得天旋地转。接着他们拿出一张写得很详细的单子,说孩子在几分几秒用什么方法作了弊,让我们在单子上签字,我们死活不肯签。”

  一时缓不过劲的龚和义看到,还有几位家长接连走进招待所。十几分钟后,5号楼的楼道里回荡起家长们的哀叹和12个孩子的哭喊。

  12个“作弊清零”的孩子全部出现在第九考场。

  “考试成绩是在5月15日公布的,从那天起到5月19日是成绩公示期,也是举报期,我们的举报电话也留在公示单上了。”微山县民政局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主任杜伟向本刊记者透露,在举报期内,有人举报了第九考场,调查人员看过监控录像认为,龚镇等12名退伍军人确实存在作弊行为。

  “我绝对没作弊!”龚镇坚定地对本刊表示。而另一名被判作弊的退伍军人陈星旭同样回答得斩钉截铁。外号“老虎”的朱广虎则没有正面回答,“说实话,15个考场,没有几个人没作弊,为什么只查我们几个人?因为我们考得太好,占了某些人的位置。”

  被判作弊的12名退伍军人中,吴晶的文化课成绩是全县第一,龚镇考了全县第二,其他人也都在前55名以内。按照微山县《2007年冬季城镇义务兵和2008年春季转业士官安置计划》,文化课成绩加档案成绩排名前55名的退伍军人,可以进全额事业单位,随后的13名可以进差额事业单位,剩下的则分到矿或其他一些企业。因此,文化课成绩对退伍军人们而言至关重要。大多数人在考试前特意去县里的易百培训学校进行过专门的补习。

  “朱广虎他们几个学习成绩都很好。”培训学校的一位老师向本刊记者介绍,“你看,这个档案上是他们的5次模拟考成绩,吴晶有3次都得了100分。”从这份学生模拟考成绩档案上可以看到,有些学生缺考两三次,即便考了试,也多为不及格。

  据朱广虎透露,其中一个叫姚某的学生是他的高中同学,高二没上完就退了学。在培训学校的资料上,姚某有两次模拟考缺考。而在家庭住址一栏,写有“武装部”字样。“他爸爸是武装部的一个主任,最近被抽到了安置领导小组。姚某这次文化课考了88分,加上29分的档案分,排名全县第56名。”朱广虎推算,“也就是说,只要前55名里有一个人下来,他就可以进全额事业单位了。”

  被判作弊的退伍军人和他们的家长,事后又举报了其他考场作弊人员,他们认为,既然要查就要把作弊的人都查出来,并要求公开考场监控录像。

  “他们的要求太不合理了。”杜伟对本刊表示,“一下子举报了200多人,明摆着是胡乱举报。再说,当时也已经过了举报时间。至于监控录像,那是机密,哪能随便给他们看?”

  在第六考场参加考试的一名退伍军人向本刊记者透露,当时在他们考场,至少也有一小半人作弊,“监考老师基本不管。”至于后来为什么要抓出12名作弊的考生,并将他们的成绩清零,这名考生并未作答。

   伪造公章

  “安置门”中的吴晶、张琳、王金凤三名女兵,不但被判作弊,而且被认为在参军时就伪造了公章。同时被认为伪造公章的还有张海宁等12人。

  这15个孩子能当上兵,和一个叫吕祥国的人脱不了干系。

  “我是通过吴晶的父亲吴增亮认识吕祥国的。”张琳的父亲张星辰回忆说,2005年,吴增亮告诉他,有个叫吕祥国的人,是县武装部的一个什么部长,可以帮忙让孩子当兵。而且经他手出去的人,回来后都安置得不错,“我当时深信不疑,一是打听到吕祥国确实住在武装部的院里,二是因为他第一次和我们吃饭的时候,还带去了民政厅安置办的一个工作人员。”

  张星辰告诉本刊记者,2005年在微山县是没有女兵名额的,但吕祥国一下就搞到了3个,“他找我们要11万元,说这个钱是买名额的,回来保证能有安置卡,能安置到很好的单位。交了钱之后政审什么的事情就不用我们管了,到了要走的那天直接把孩子送到武装部的院里就行了。我们凑到了11万交给他,还真没操什么心。”

  张琳在潍坊市当兵的两年中,张星辰每年还会去民政局领优抚金,逢年过节,还有县领导去家里慰问。他万万没想到,到了该安置的时候,张琳4年前的入伍档案出了问题。

  7月20日,本刊记者致电微山县民政局优抚科,一位工作人员称,拿优抚金的人员名单是县武装部军事科向他们提供的。但微山县武装部军事科参谋黄飞则表示并不知情,“这个我不了解,我们领导估计也不知道。这些人是2005年入伍的,我们都是在这之后才到武装部的。但我到军事科之后,从来没有给民政局提供过名单。”

  微山县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关于对部分不符合安置条件人员不予安置》的决定称,经公安机关依法印检,张琳等15名退伍军人《应征公民入伍批准书》和《应征公民政治审查表》上,“山东省微山县征兵办公室”和“微山县人民政府征兵办公室”两枚公章系伪造。在微山县武装部的存档中,也找不到这15个人的档案,因此认定他们非微山县征集兵源,不予安置。

  据安置办主任杜伟透露,安置考试之后,在对考生档案进行整理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15个人入伍批准书上的公章和其他人的不太一样,“用肉眼都能看出来,我们赶紧向县里汇报,县里很重视,立即安排移交给公安部门鉴定。”

  “我们鉴定发现,这两枚章都是假的,不仅如此,有的人还使用了其他假章。”微山县公安局副局长王聪接受《�t望东方周刊》采访时称,他们正在进一步调查此事,“入伍前的档案包括户籍证明、体检证明等多种资料,需要不同部门的章,包括村委会、武装部等等。”

  杜伟称,去年的退伍军人安置过程中,也发生过类似情况。“去年有14个,有的是农村兵为了安置,造假变成了城镇兵,还有的没当过兵但是有档案,这些人我们都处理了。”王聪则称,之前并没有接到过类似举报,至于较为常见的造假毕业证、假三等功证等问题,则是“民不告,官不究”。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s/sd/2009-07-27/15291830703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