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石家庄国资鹿口夺食 三鹿重组可能共治


2019-06-11 13:18:07

石家庄国资鹿口夺食 三鹿重组可能共治

  石家庄国资“鹿口夺食” 三鹿重组或现“共治”  

  2月12日,久旱的石家庄笼罩着大雾,这让北京过来的三鹿供货商王月感到窒息。他是来参加当天上午举行的三鹿债权人大会的,而此次和王月一起来石的债权人都属于拒绝和河北国信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的三鹿供货商。

  河北国信是三鹿债权赔偿“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这家注册资本只有1000万元的资产管理公司,却正在筹谋收购2/3以上的三鹿债权。而种种迹象表明,河北国信的背后,恰是石家庄政府。

  于是,一幅有别于所有人猜测的三元收购三鹿的图景开始徐徐展开。《中国经营报》记者获知,三鹿破产后石家庄国资委将派出河北国信和三元共同出资收购三鹿,而由河北国信收购这些债权则是这个计划的第一步。

   收购债权第一步

  2月12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民事裁定书,正式宣布三鹿集团破产。而此时此刻,石家庄政府已经开始了日后与北京三元“共治”三鹿的第一步。

  在此之前一周,三鹿集团向普通债权人发出了《债权转让协议书》和《授权委托协议》。根据协议,河北国信资产运营有限公司提出愿意以20%的清偿比例,收购三鹿债权。

  据公开资料显示,河北国信资产运营公司为河北国信投资控股集团旗下公司,主要股东之一为石家庄国资委,注册资金1000万元。

  “我是2月7日接到通知的。”王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尽管被告知90%以上债权人已签署此协议,但认为清偿20%的条件略显苛刻,他决定带着自己的700多万元债权去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而不是出售债权。

  “河北国信作为政府新投资的公司收购持有三鹿的债权并直接参与今后的破产程序,有参与企业下一步资产运营和重组的目的。但不排除其仅仅是出于安抚债权人、维护社会稳定、使破产程序顺利进行的目的。”三鹿供应商代理律师、北京王玉梅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建表示。

  而新疆的张元欣律师认为,河北国信此举带有明显的政府主导意图,“委托河北国信收购债权也是为了下一步能按照政府的意愿去处理三鹿。”

  河北国信意图何为?很多债权人表示迷茫,而三鹿下一步到底以何方进行拍卖将备受关注。在王月看来,这关系到他在三鹿破产清算后到底能拿到多少欠款,是高于20%还是低于20%或是一分也拿不到。

   夺取话语权

  正是这样的行动计划让王月极其沮丧,三鹿欠他的700多万元到最后很有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没有签订债权转让协议除了对河北国信20%的打折收购不满意外,他期望自己在三鹿破产中占有话语权,现在看来他的想法有些天真。

  “我们被告知,如果不将债权出售给河北国信,破产清算时可能一分钱都得不到。”王月表示。

  资料显示,经过清算,三鹿集团对外负债30亿元,可变卖资产仅有10亿元,且三鹿集团用于支付患病婴幼儿治疗和赔偿费用的9.02亿元银行借款,以及1.9亿元三鹿集团职工安置费用,将会在破产清算程序中优先受偿。

  三鹿集团新任董事长张振岭此前表示,经过债权申报和统计后,三鹿债务可能还将大于目前初步审计的17.62亿元。

  “河北国信已经和大部分的普通债权人签订了协议,只有少数欠款金额在500万元以上的供货商没有签。”一名来自杭州的供货商对《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说。

  “现在已经有90%以上债权人和河北国信签订了协议。” 三鹿管理人李先生对《中国经营报》的记者如是说。

  “这意味着,河北国信将成为三鹿最大的债权人,而拒绝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的少数三鹿供货商话语权并不起决定作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律师对记者分析说。

   双方可能“共治”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可靠渠道了解到,三鹿在破产后,石家庄国资委将联合三元共同以协议收购的方式收购三鹿。

  “双方会以大致相当的股份共同组建新公司,石家庄国资委已经派出一名姓付的官员临时负责三鹿,未来这个新公司的管理层除了三元的还有石家庄国资委派出的。”2月12日,河北一政府官员对本报记者透露说。

  随后本报记者致电三元相关负责人,但一直未获答复。《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三元集团已经在2008年年底在石家庄当地注册了一家新公司。如果不出所料,未来的收购,石家庄国资委将与这家公司共同收购三鹿资产。

  “三元此举是为了干净收购,以防把风险和债务牵扯到北京总部,这也避免了三元公司的风险。”上述官员分析说。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三鹿处境非常艰难并面临巨额债务,坊间一直传言作为北京的国有企业,三元股份被政府内定为接盘者。

  但三元产品侧重液态奶而且销售网络也难以达到三鹿的覆盖面,重组并购问题迟迟没有进展,更何况三鹿错综复杂的民事赔偿也使得三元望而却步。显然,没有一家企业愿意堵三鹿复杂的债务黑洞。对于三鹿集团的破产,其外资股东恒天然方面表示“并不感到意外”,但三鹿集团并不是单纯因“资不抵债而破产”,而是为了尽快生产而采取的策略。

  时至今日,三鹿民事赔偿已经有了了断,此次破产并不会牵扯到民事赔偿,而普通的债务也已经由石家庄市政府处理掉。

  多方时机已经成熟,这正是三元期待中的一个相对“干净”的三鹿资产。

     相关专题:

    聚焦三鹿被收购事件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b/20090215/08455856849.shtml